這幾年來越來越多校園"霸凌"的新聞,一則比一則誇張,很多大人都在搖頭,大嘆現在的孩子怎麼了?

昨天又看到這樣的消息,受到欺侮的學生因此不敢上學,學校採取烏龜心態,大事化小小事化無,最好當作天下太平什麼事情都沒有。
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新聞,但直到昨天,有個模糊的記憶突然變得清晰,我才驚覺,原來霸凌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了。


在小小刺唸小學的時候,轉過兩次學 (不是因為受到欺負啦!!! 只是因為刺媽媽覺得小小刺和刺小哥要在同一間學校比較好接送,所以小小刺在小學時就很流浪了),但不論在什麼樣的學校,在班級裡總是會有那麼一兩個弱勢的同學被欺侮。

小小刺當年聰穎機靈 (換句話說現在笨很多了 T_T),一直都很得導師疼愛,總是擔任副班長之類的閒職。每個班級總會有些調皮搗蛋不愛唸書的同學,成績墊底不說,有幾個甚至已經開始他們的流氓生涯,非常桀驁不馴。
也許大家會以為他們會找小小刺的麻煩 (電視上不都這麼演嗎? 好學生都特別礙眼),但其實並不。

雖然還是小孩子,但"攀關係"這件事情,是不用教就會的。

再怎麼調皮的同學都不會想惹麻煩,不會想挨皮肉痛。所以他們會盡量想辦法補救他們犯的錯。
而小小刺覺得,這些同學大多時候都不是故意的,有時候他們就是比較粗心 (像是家庭連絡簿忘了帶/沒簽名,功課沒有寫完) 或是太貪玩 (偷偷帶玩具or漫畫來學校),諸如此類的小小毛病。身為一個也很愛玩的小孩,小小刺總是覺得"不要讓他們受罰",所以小小刺有時會教他們寫功課,或是叫他們把玩具收在書包裡,放學再拿出來玩免得老師看到會沒收。

這些"好說話"的個性,使得班上最皮最流氓的同學也不會對小小刺太過無禮,不然小小刺哪天不爽跑去告狀,他們大概要抄好幾頁的課文 (或是回家挨好一頓痛揍)。

小孩子很早就懂得利害關係,誰應該好好巴結,誰可以拿來欺負又不會吭聲,他們知道得清清楚楚。


那時班上有個女同學阿秀,個子特別高大,壯壯肉肉的,長相平凡但也不醜。也許就是因為身材跟別人不一樣,常常成為被取笑的對象,阿秀個性溫順,甚至可以說是很沒自信,別人怎麼嘲笑她,她都只會默默承受。
阿秀給小小刺最深的印象是: 雖然高大卻總是縮著身體,很努力不要引人注意。

這樣的個性,是小流氓最喜歡找麻煩的對象。

因為畏畏縮縮,不會伸張自己的權益,不懂得反抗,更不敢尋求幫助,讓施暴者不用擔心後果。


平時那幾個流氓同學總是拿阿秀的外貌來嘲笑嗆聲,增加阿秀的心理壓力,老師雖然狠狠地處罰,也試圖輔導阿秀,但卻沒有太振奮人心的改變。

有天放學了,小小刺還在座位上收拾書包,教室後方卻開始喧鬧,一種詭異的嘈雜感讓小小刺回頭看。

阿秀站在人群的中心,孤零零一個人,兩個流氓同學正拿著躲避球往她身上砸。


圍觀的十幾個同學,沒有人出手阻止,大家就只是圍在那裡看,就真的只是"圍觀"。
高頭大馬的班長也在人群裡,無力阻止就罷了,還一臉看戲的表情。


我只記得我好生氣好生氣,衝進去一巴掌拍掉那顆對準阿秀的躲避球。

火冒三丈,真的是氣到不行。
劈頭質問那兩個流氓同學: 你們幹嘛打她!?

就因為今天因為功課沒寫被老師處罰就找阿秀的麻煩? 莫名其妙!

因著那種沒有來由的惡意,我氣得發抖。
站在阿秀旁邊,我不只氣這兩個混帳,也氣其他圍觀的同學。難道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嗎? 什麼都不做嗎!?

阿秀低著頭,眼淚一直掉,連啜泣的聲音都沒有,很安靜,就是眼淚一滴一滴的掉。

班長這時才終於走過來,我被夾在兩個巨人中間,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渺小,我知道我在做什麼,也知道我做的是對的。


兩個流氓同學或許是被我吼得氣勢弱了,也或許是看在我的面子上,悻悻然的離開,臨走前回頭想嗆聲,卻被我著著實實賞了兩個大白眼,非常不甘願的走了。
幾個善良 (但是無力阻止流氓) 的女同學趕上前來安慰阿秀,我站在一邊,聽班長那隻弱雞小聲辯解,當然,他也挨了我一陣罵。


十多年前,我們會說"阿秀被班上幾個壞同學欺負",現在,我知道這其實就是"霸凌"。
在"霸凌"這個專門用語出現前,弱勢同學遭到欺負的情形就早已存在。

我知道這世界沒有絕對的公平,有些人就是天生亮麗有才華,有些人就是沒有那麼耀眼沒有那麼強壯,但是,強者應該要去和強者競爭,而不是踩在弱者的身上以為這樣會顯得比較高!!!


很多很多年了,我始終不知道阿秀後來如何,也不知道那兩個流氓同學是不是已經混跡江湖天天喊殺,還是找到人生更重要的意義了?

我唯一記得的,是當時無人敢挺身而出,眼睜睜看著惡霸欺凌弱小,這樣的默許,是否更加傷人?


是的,我們不能不自量力,但我真心認為,我們能做的比想像中多很多
息事寧人真的不是辦法,我們不能讓邪惡如此肆無忌憚。

哎,我真的很質疑"明哲保身"的態度能帶給這個社會什麼進步。



PS: 小小刺最喜歡當副班長了,因為班長的責任太多,副班長只要負責檢查連絡簿,而且還不用去升旗 (可憐的班長要帶隊升旗),不用晒太陽是最大的福利啊!!! 刺爸爸從以前就很反對小小刺這樣鋒芒畢露 (是的,小小刺在國中時的確因此吃了很多悶虧,刺爸爸的擔心是對的),但從另一面來看,也因為擔任股長,那兩個流氓對我有一定程度的敬畏,也才能阻止那場惡意的攻擊。

無論如何,我不後悔當過這些吃力不討好的股長,也不後悔拍掉那顆躲避球。

創作者介紹

小刺刺大冒險 Nellcia in Sydney

Nellc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